星洲政治

切莫误读小印度暴乱

作者:范磊 来源:联合早报 2016-09-02 15:33 我要评论 (条)

12月8日发生在小印度的暴乱,让以稳定和谐著称的新 加坡,一下子成为全球舆论关注的焦点。由于此次暴乱发生 的地点以及参与人群的标签性,一些媒体将此与新加坡历史 上曾经发生

12月8日发生在小印度的暴乱,让以稳定和谐著称的新 加坡,一下子成为全球舆论关注的焦点。由于此次暴乱发生 的地点以及参与人群的标签性,一些媒体将此与新加坡历史 上曾经发生过的族群暴乱相提并论,并就此引入对新加坡族 群政治的探讨;更有舆论甚至明确将此事件界定为族群暴 乱。这是对于事件本身的一种误读。
  
事件发生后,新加坡多位官方人士都强调,这是一起 孤立的事件,社会不要就此展开相关的联想,尤其是不要 将此与种族或者族群问题联系起来。虽然这种说法在一定 程度上引起质疑,但是也的确是事实。突发的这起暴乱, 有很大的偶然性,整个过程持续时间有限,与历史上所发 生的有组织的暴乱,有着很大的不同。  
 
族群暴乱的产生,至少要有两个以上族群的参与, 并通过运用各类非法手段,造成社会失序、混乱动荡, 大量人员死伤和财产损失等严重后果。新加坡历史上曾 经发生过的玛莉亚暴乱(1950年)、穆罕默德先知诞辰暴 乱(1964年)等这些给新加坡社会留下惨痛记忆的族群冲 突,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即是某族群发动对其他族群的 暴力活动,最终参与双方(多方)在局面失控的情况下, 将其发展成全面的暴力冲突。
  
本次小印度暴乱主要参与者,是来自海外的印度籍客 工,是这些客工通过各种暴力手段,对另一当事方的打砸烧等 活动;而另一当事方只是巴士司机和随车员等普通工作者,以 及随后赶来维持秩序和解决问题的警方与医务人员。期间并没 有其他族群的人员参与对峙或者相互冲突,所以这一起暴乱, 并非是双方或者多方参与的暴乱,只是某一社会群体为了表达 特定的情绪,单方面制造的社会暴力事件,属于暴乱但不属于 冲突,属于普通的社会暴乱而非族群暴乱。   
 
几十年来新加坡本土社会各族群和谐共处,在“新加坡人” 国家认同的引领下,华人、马来人、印度人以及其他族裔之间的差异已经不是问题,不同族群共同生活在同一个组屋区,共同参 与社区活动,彼此以同为“新加坡人”的身份而自豪。各族群之 间虽然保有各自的文化传统、语言、价值规范等,但是在政治、 经济和社会等多个领域,正在趋向同质化。新加坡通过这种多 元一体和多层治理的政治模式,将原本充满着族群矛盾的多元 社会,建设成为了世界上多元族群国家族群治理的典范性案例。   
 
虽然此次暴乱并非发生于族群之间的暴力冲突,但是该 事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,必须引起政府足够重视。近年来新 加坡境内人口组成更加多元化,新移民人口逐渐增加,本土 社会对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面孔,亦持有不同的观点。外 籍客工这一特殊的群体,在新加坡的社会活动中也引发了一 些社会问题。周末如果到小印度去购物或者休闲,因为人员 密度太高,交通时常会出现拥堵。这在一定程度上,必然会 增加社会管理的难度。  
 
历史上的新加坡,也曾面临过本土社会与新来移民 之间的矛盾。19世纪大量涌入的外来移民,与土著居民之 间的族群张力就非常明显。以华人为例,早前移居至此的 海峡华人,就将当时南来的新移民称作“新客”而加以排 斥。但是最终通过社会组织、殖民政府以及个体层面的共 同努力与协调,这一张力得以化解,新客也成了土生。融 入本土社会,需要一个过程。对于当前的客工而言,大多 都是过客,所以政府需要对他们可能造成的影响,进行更 为全面的评估,更要有灵活的政策应对。  
 
小印度暴乱的发生,是一次孤立的社会暴乱,与族群、宗 教、文化等因素并没有直接的关系,但是能在瞬间就爆发如 此大规模的暴乱,其背后必有原因,只有等待调查结果方能知 晓。导火索往往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,但是如果对这一细 节背后的深层次问题不足够重视的话,将是非常危险的。
 
作者:范磊,察哈尔学会研究员,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。原文发表于《联合早报》2013年12月13日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本站遵循开放、平等、协作、分享的互联网精神,如本站转载文章涉及版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;本站原创文章请在转载时注明:“文章来源:瀛寰治略|CHEELOO.COM”。
网友点评